WindInTheWillows

解构者,一直都是。然而依然敬仰高尚。即使很多情况下放在更大的尺度上来看,某某彼时看来高尚的选择没半点对当下的意义。但是真正打动人的难道不正是人格本身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