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InTheWillows

纪念隔世的光明与希望

不知要从何说起呀。说得少了,怕欠了诚恳。说得多了,倒觉得莫不是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给自己加戏,自己哪里这么大脸,怪不好意思的。何况我原本就不是个擅长表达的人。嗯,于是就想到哪说到哪了。望文相莫怪,望小伙伴们莫怪。

我一直是个矛盾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cynic。虽然不说把the selfish gene奉为圭臬也差不多总觉得不管什么事都可以从这个角度说得通。然而同时又钦慕着高尚,向往着纯粹的、自我牺牲的理想主义,一种完全和利己无关的浪费。大概是觉得在实然之上总该有一种超越性的应然吧。服从天性是多数人多数时间无法逃脱的应然,而选择去为了一个larger than life的东西对生物本能的趋利避害背过身去,是一种超越更是一种自由。毕竟,不被自己的生物本能dictate才是最终极的自由不是吗?
文相他一直是个自由的人呀。从一个生活优渥的公子哥散尽家财千里勤王,到一个江南文人面对赳赳武夫的威武不屈,他始终遵从自己的信仰,拒绝外界环境下那么多原本可以毫不费力甚至合情合理地说出的“不得不。”

突然又想到了他作为使臣和蒙古谈判。他的谈判思路真的刀锋一样,凛冽锋利,虽然易折,却依然闪着冷冷的星芒。他说,如果北朝要保存本国,请退兵到
平江或嘉兴,再商议岁币和犒军事宜。这样对双方都有利。而若是北朝是来灭亡本国的,则淮浙闽广之地还在宋属,胜负未知,兵祸连绵,于双方都有害。(记得是从《如果这是宋史》上读到的。)礼貌、冷静、克制、一步不退。在双方实力对比悬殊并且身陷敌营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尽最大努力给敌方威慑。不是请求和平,而是“和平对大家都好,而想要灭掉我国给你们带来的麻烦将超出你们的预期。”真的是弱势方最可能有效的谈判手段了。教科书级别的。他真的是个什么时候都能掌握最大限度的主动权的人。

以及他敲可爱。颜控晚期,偶像包袱一吨重掉个胡子会哭唧唧,棋下得特别好,据说以前家里还养过喵。真的是个很热爱生活的人呀。所以看到“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的时候才觉得心都颤颤了。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才在选择时就更懂得自己将要告别什么失去什么。然而也正是由于自己对生活的热爱,才会拿命来为别人博一个幸福生活的可能。本质上,他是个激烈又温柔的人呢。正因为温柔,才更能体会到他人的需要,才会激烈地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宋末的飘摇。

啊,我真实地词穷。但是真的很喜欢他呀。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