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InTheWillows

类似于叛教者的歇斯底里大约还是不自由的。TA以为自己离开了一个组织或是一个固定的对与错的体系就找到了自由,其实并没有。只要这个被“叛”的客体一直都是叛教者的frame of reference,那么它就依然以另一种形式束缚这个自以为找到了自由的人。真正的自由在于放下过去的参照系。
Be so free that your very existence is an act of rebellion. 记得是Albert Camus的一句话呢。一直觉得很有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