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InTheWillows

记得多少年以前我大约是个蛮细腻以至于太过多愁善感的人,就那种会加学校诗社然后写诗还撞大运拿过奖的。那时候写个阳光,都能想到去描写阳光穿过树叶落下斑斑驳驳的投影。呜哇,现在想来真的是又真情实感又酸。当年欣赏谁敬佩谁,彩虹屁也特别6,现在看了都觉得嗷呜简直。。。太夸张太雷了那种。
嗯。。。昨天和一个好友聊到,何谓being professional, 大约就是能够抽离个人感情地从解决问题的角度看待面对的事,能解决的就去做,实在不能解决的就去接受别勉强,并且一定一定一定别想些个有的没的。太过丰富的感知能力若是加上不受控制的表达欲对一个做实事的人是个负累,甚至也许其中之一就够受的了。
所以还是蛮惊讶甚至有点小惊喜小伙伴们会觉得我很实干很down to earth,天知道我为了把自己楞凹成现在这画风费了多大力气,当年我可是知名的head in the clouds。当然,后者没什么不好,只是由于我的目标,它不适合所以需要被改掉。虽然其实有时候我也很好奇如果当年我没“强行变道”会发生什么。╮( ̄▽ ̄)╭
那么,既然早就出于自己十分确定的原因做了选择,就继续元气满满地走下去吧!一步都不要回头,因为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什么都要,在这基础上,回头没有卵用。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