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InTheWillows

大概是现代与后现代的冲突吧。

傻洋姜:

江湖儿女这部电影我自己没有喜欢到不要不要的地步,属于那种在我眼里七十分的电影。如果不是和爸妈一起看的话能打更高分,七十五分。

之前在飞机上看过天注定,本能地对这种风格很宽容,反而对冯小刚那种典型的雕琢过的电影很苛刻。看完江湖儿女回家的路上我爸妈讨论了一路,百分之八十是在说“他们怎么能这样过一辈子”,觉得“没有任何积极的东西”,“还不如芳华”。

芳华我也看过,在上海和一帮老头老太太一起看的,看到中途出去上了个卫生间,回来的时候老太太都在哭,估计是错过了泪点。为什么我对芳华的评价并不太高,尽管它“很有意义”,因为作为观众,我知道导演想在哪些地方操控我的情绪,这个地方他想让我震惊,那个地方他想让我伤心,感受得太明显了,他仿佛拿我当傻子。

当然我也非常理解父母那一辈,甚至包括胡锡进(不提他的政治立场,他评论贾樟柯的角度应该属于个人观点)为什么会觉得江湖儿女这么丧,这么无意义。因为他们的年代是被时代逼迫得“非常有意义”的年代,五六十年代出生,从废墟中走出来苦不堪言,一直白手起家到今天有车有房,生活上的苦根本不容许他们体验无意义的情绪。

我妈看书基本上是我买什么放在家里她就看什么,高中我看渡边淳一的紫阳花日记,我妈说哎婚姻就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二我看太宰治的文集,我妈说他写得好美啊可是为什么这么阴暗。但是我没有办法和一个真正经历过饥饿、辛劳、丈夫出轨、每天忙着做生意回家还要洗衣做饭的全能型妇女讨论现代社会婚姻里的情欲与妥协,二战后日本文学界的消极和私小说的兴起。

无意义的情绪体验实际上是一种奢侈品。我们之所以能体验,因为受过完整的教育,书中电影中所有的故事是高纯度提炼后艺术化的产物。

电影结束后我妈问我,你觉得这部电影在讲什么。我说可能讲的是漂泊吧。

其实还有一大段话没有说出来:也许电影里想说的还有,世间万物都在快速运转,绿皮火车变成高铁,三峡大坝逐渐建成,而我们的人生,我对你的情义,还是停留在原地。所以到了二零一八年他们还住在那样的房子里,这不是现实,不是买不起房子,不是为了抹黑中国的发展,只是导演为了凸显他们的囚禁所运用的艺术体现。江湖儿女没有可能去住新开发区商业楼盘里的三房两厅你说对不对,不然怎么叫“宇宙的囚徒”呢。

但是“漂泊”两个字已经让我妈如临大敌。

其实我不是要夸这部片子,七十五分的片子嘛,不必要费口舌去讲。但是一旦有了这方面意识形态的矛盾冲突,还是觉得能从这部片子里看出一点什么来。

评论

热度(51)

  1. WindInTheWillows傻洋姜 转载了此文字
    大概是现代与后现代的冲突吧。